“澳洲罪犯黑帮系列之Ned Kelly”

4

Ned Kelly 也许是澳洲历史上最有名的罪犯, 我觉得澳洲老百姓对于他的"事迹"好象有点津津乐道, 并非我们想象中应该的完全反感的样子. 为什么呢?

1870年的澳大利亚对于那些欧洲移民来说, 是个新的国家, 这些移民从英国, 爱尔兰, 苏格兰来到这里, 开始他们的新生活. 他们中的有一些家庭, 得到了大块的土地来做农场, 并因此致富了, 但是另外一些家庭, 却依旧贫穷,生活依旧艰难. 艰难的生活造就了个性强硬的男人, 比如, Ned Kelly 和他的兄弟们.

澳大利亚早年的警察们, 也是一些个性强硬的男人, 他们感兴趣的, 往往不是正义和公平, 而是如何在游戏中取胜.他们和Ned Kelly兄弟们有过很多的争斗, 但是其中很少有正义和公平的, 正是这些, 让Ned Kelly成了历史上这样出名的一个罪犯.

Ned Kelly偷过马, 惹过不少麻烦, 天生不喜欢警察. 警察把他的母亲, Ellen Kelly 在牢里关了三年, 理由是, Ellen 和 Ned 试图谋害一位警官, 但那不是事实.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 当这样的事发生时, 他能做什么呢? 他成为了一位真正的罪犯, 开始反击回去...

1

故事开始于1865年的Avenel, 墨尔本北边的一个小镇, 10 岁的Ned Kelly和他的父母John Kelly 和 Ellen Kelly 住在一起, 是家里七个兄弟姐妹中最年长的男孩. 他有两个弟弟, Jim 和 Dan, 还有四个姐妹, Anne, Maggie, Kate 和 Grace.

这一天, 他的爸爸迟迟没有回家, 当他终于回来的时候, 他显得很神秘.跟Ned 的母亲说, 山上有一头死的母牛, 他需要她的帮助, 把牛肢解, 拿回家来.当Ellen问, 难道我们家的母牛死了一头吗? John Kelly 告诉她是他偷偷杀了Morgan家的牛. 躺在床上的Ned Kelly把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 很高兴很快就有牛肉吃了.

但是死牛很快带来了麻烦, 三天之后, 家里来了一位警官, 说,"John Kelly, 你杀了Morgan家的牛,现在我来逮捕你去监狱."

Ned Kelly的学校生涯就此终结了, 他成了家里的男人, 帮助母亲, 并开始打理家里的农场.农场不大, 家里生活唯艰.

John Kelly 和 Ellen Kelly 都是从爱尔兰来的, 他们在墨尔本相遇, 然后来到北边, 寻找可以做农场的土地, 当时其他的不少爱尔兰人也都在做同样的事情. 那时候每个人都想要土地, 但是一些人家搞到了很多, 另外一些人家却只搞到不大的土地. 那时候的生活不但艰难, 而且野蛮, 很多的醉酒, 打斗和偷盗. 马和牛都容易被偷, 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

John Kelly 在牢里呆了六个月, 监狱生活毁了他, 出来后, 他开始经常醉酒, 一年半后, 他死了.

Ned 的母亲是坚强的女人, 在整个艰难的人生中她始终是个勇敢的斗士. 她总共生过十二个孩子, 活到了九十三岁的高龄.

John Kelly 死了以后, Ellen带着孩子们搬到了靠近Greta 的Eleven Mile Creek, 更靠近她的父母家的一个地方, 开始养了一些动物, 开了一个小小的菜场. 小小的Ned全力扮演着男子汉的角色, 在农场忙活, 照顾牛马, 并干一切杂活.

但是麻烦从来都没有远离过. 警察们对于Kelly家的野孩子们,以及和他们一样野的小伙伴们从来就看不顺眼. 1870年, 当Ned 15 岁时, 他在一场斗殴中把另外一个人打得很重, 警察就此把他关进牢里六个月.

第二年, 更坏的事情发生了.

一天, Ned 正骑在一匹马上在Greta的一个小镇上溜达, 一个叫Hall的警官拦下了他. 他说, "Ned, 你给我下来, 你偷了这匹马, 现在我要送你去监牢."

"瞎说, 这马不是偷的." 边然后两人就打斗了起来, Hall有枪, 但是Ned打架比他行, 最后Hall叫来了五个帮手终于把Ned 给抓起来了.

第二天Ned被送去见法官. 他告诉法官说, "这确实不是我的马, 这马是一个叫Wild Wright 的人的,那天他在我母亲家, 他的马跑了, 他急着要马, 我就把我家的马跟他换了一匹, 他说等我找到那匹马我就可以留下, 喏, 就是这一匹."

叫Hall 的警官却说, "这马是偷的, 它属于Mansfield的一户人家, 有人在三月六号把它偷了."

"可是三月六号我还在Beechworth 监狱坐牢呢, 怎么可能去偷马呢? Wright 告诉我这马是他的, 我不知道原来是他偷来的马."

但是当时的法律规定, 持有被偷的马是犯法的. 那匹马确实是Wild Wright 偷来的, 为此他坐了18个月的牢, 但是Ned Kelly却为此事坐了三年的牢, 当他在1874年出狱再回到Eleven Mile Creek时, 家里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

他的妹妹Annie 因病死了, 他的弟弟Jim 因偷马被判了五年, 他的另外一个弟弟Dan也时不时惹点麻烦. 家里多了一个男人, 是他妈妈新的男人, 还生了一个小婴儿, 也叫作Ellen.

新的男人叫George King, 待他妈妈很不错, 他很为母亲高兴. 他自己也很快找到了工作, 从一个农场到另一个农场, 砍树, 照顾牛马, 他经常回家看母亲, 和George King很快成了朋友. George是从美国加州来的, 只比Ned大五岁.

有一次, 他问George, 那些警察干吗老找我麻烦? 不管谁丢了马, 他们都来找我问讯, 还找我妈妈问讯, 而且还老半夜来问.

"他们不喜欢你呗, 干脆你来帮我干吧, 警察跟我没问题."

"你准备做什么工作?"

"卖马, 卖很多很多的马."

"但是, 马从何来?"

George笑而不言, Ned Kelly 心领神会地大笑起来.

这是一份激动人心的工作, 他们偷了208匹马, 越过Murray 河把它们卖到NSW, 卖了很多钱, 警察们知道是他们偷的马, 很恼火, 却苦于没有证据.

1877年八月, Benalla 来了一个新的警官, 叫做 Alex Fitzpatrick, Alex喜欢女人, 美酒和良马, 一开始他和Ned 是朋友, Ned 的妹妹Kate 是个美丽的女孩, 有着波浪似的黑长发, 她一开始也喜欢Alex. 可惜好景不长, Alex 和Ned 很快就开始争吵, 还打了一架, 一个警察是很难和Kelly 家的人长久做朋友的.

1878年4月来到了, 警察准备就有关被偷马的事问讯Ned 的弟弟DAN 和他的密友 Joe Byrne, 因此Alex跑到Ned家来了, 也许他还想见到Kate, 但是那时的Kate 还想不想见到他已经是个疑问.

DAN正在吃晚饭, 因此Alex 坐在饭桌旁等他, 但是他的眼睛一直瞄着Kate, 她的长发, 她的美妙的身材, 当她经过他去拿什么东西的时候, 他乘机搂住了她. "快把你的手拿开!" 她反感地叫道. 说时迟那时快, 门口出现了拿着一把枪的Ned,他开枪射中了Alex的手腕, 大喊, "滚, 滚出去!"

Alex 连夜跑回Benalla, 但是第二天, 来了十个警官来抓人, 罪名是Ned和 Dan试图谋杀警官Alex Fitzpatrick.

警官没有抓到Ned和Dan, 因为他们连夜逃到了Wombat Hills, 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搭起了一个小屋, 同去的还有Joe Byrne, 因为他也需要躲避警察. 几个月后, 另外一个好朋友 Steve Hart, 也加入了他们. 舅舅带来了坏消息, 法官判他们的母亲Ellen谋杀警官罪名成立, 她只得抛下小婴儿, 去坐牢了.

Ned听得怒火中烧, "这些警察和法官, 他们是畜生! 妈妈什么都没有干, 为什么要送她去坐牢?! 从今天开始, 我们就是Kelly Gang, 我们会跟他们作对!"

这就是the Kelly Gang的起源.

2

1878年十月, 四个警官Kennedy, Mclntype, Lonigan 和 Scanlon 从Mansfield 骑马到北边来寻找the Kelly Gang, 准备在Wombat Hills 驻营一周, 誓言一定要抓到他们, 活要见人, 死要见尸.

一大早, Ned 叮嘱他弟弟Dan, "要小心, 我昨天看到附近地上有马走过的痕迹, 警察可能正在找我们."

弟兄俩很快发现了警察驻扎的营地, 离他们仅仅只有两公里, 他们躲在树后观察, 看到了警察, 有四个, 还看到他们有两把重型枪和四把小一点的枪.

他们回去把消息告诉了匪帮里的另外两个人, Joe 和 Steve, Joe 说, "我们只有两把枪, 怎么办?"

Dan 说, "他们一定是想杀死我们."

"没错," Ned说, "所以我们可以在这里等他们来杀我们, 我们也可以过去突袭他们, 把他们的枪和马抢过来. 你们怎么说?"

他们很快作出了决定, 四人很快摸到了警察驻营的地方, 只有Lonigan和Mclntype两个警察在那里, Lonigan坐在一棵树上看报纸, Mclntype则在看着篝火, Ned Kelly 从树后突然跳出来大吼, "不许动! 把手举起来!"

Mclntype没有枪, 于是他僵坐在那里不敢动, 把手举得高高的. 但Lonigan跑了, 他躲到一棵倒下的树后, 掏出枪, 准备开火.

但是他很蠢, 一颗子弹从Ned 的枪中射出, 击中他的脑袋, 他当场一命呜呼.

Ned 跑到Mclntype那里, 喊, "不要动, 我们并不要你的命, 我们只想要枪和马!"

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拿了枪走, 另外两个警官回来了, 四个人听到了他们穿过丛林走得越来越近的声音.

Ned 对 Mclntype说,"坐在这里, 看到你的朋友时, 对他们叫, 不要开枪, 把枪放在地上! 我们既不想杀他们, 也不想杀你."

没多久Kennedy 和 Scanlon 骑着马回来了, Mclntype站起来对他们说, "快下马, 把手举起来,有带枪的人在这里!"

Kennedy 不相信地大笑, "是吗? 带枪的谁在这里?"

The Kelly Gang 的人都从树丛里跳了出来, Ned大喊, "举起手!"

一切都发生得很快, 一颗子弹从Ned的枪中射出, 击中了Scanlon, 他从马上倒了下来, Kennedy则从马上跃下对着Dan开火, Dan 也反击回去, Kennedy逃回到丛林里.

Mclntype因为手里没枪所以没法开火, 但是Kennedy 的马正在他面前, 他赶紧跳上马也逃进了丛林.

Kennedy在丛林里试图找到路逃走, 但是当他小心谨慎地拨开一堆树枝却赫然发现Ned正站在他面前, 两个男人都赶紧开火, 倒下的那个是Kennedy, 他很快死了.

Ned叹息道, "他是条汉子, 我本不想杀他, 本来他们中任何一个人我都不打算杀的."

四个人把三具尸体略略掩埋, 取了马, 拿了枪和食物, 骑马离开了.

"他们原本想来杀我们," Ned说, "现在我们反而把他们杀了, 这个地方是不能呆了." 他们决定继续北上.

第二天, 精疲力竭而又肮脏不堪的Mclntype回到了Mansfield, 现在附近的每个地方都知道了三个警官被杀的事. 警察说, "The Kelly gang 是杀人犯, 我们必须抓住他们, 不管是死是活, 如果你们见到他们, 请来报告我们, 通风报信者一个人奖励500英镑.四个人就是2000英镑."

这在当时是很大一笔钱了, 估计足以买下一栋房子. 更多的警官被调派来增援, 带来了更多的马,更多的枪.

当时有三十个警官日夜在那一带寻找他们, 但是他们从来也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

3

两次抢劫银行

1878年的12月, the Kelly Gang 有很多很多的朋友, 但苦于没有钱, 因此他们抢劫了一个Euroal小镇里的银行. 他们跟那里的老百姓好声好气说话, 也没有开枪.他们从银行抢走了2260英镑.他们很豪爽, 千金散尽还复来, 大多数的钱给了他们的朋友们, 那一带的贫困农民, 买衣买粮买地, 警方的悬赏增加到了2500英镑.

警察一直也抓不到他们, 因为他们的朋友太多, 到处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 因此警察很恼火地把很多他们的朋友们关进了监狱.

Ned对此很气愤, "他们为什么把我们的朋友们关在监狱? 他们啥也没有做! 我们必须阻止他们!"

其他三人问, 那我们能怎么办呢?

"两件事, 一, 我们需要更多的钱, 因此必须再抢一所银行, 另外, 我们要告诉全澳洲的人维多利亚州警察的恶行."

"但是自从我们抢了那一家后, 警察现在对所有的银行都严密监视着, 怎么办?"

"去NSW! VIC的银行现在都被严密监视着, 但是NSW的没有, 所以我们要去NSW的Jerilderie 抢银行, 那里只有两个警察, 所以我们晚上去, 把警察锁在警察局, 然后抢银行, 抢完后我们去报社."

"去报社? 去报社干吗?" "印刷这个!" Joe 说, "这是Ned 的告全世界书, 这里披露我们是怎么被迫走上这条路的, 一切的一切, 都在这封公开信中."

Ned 把Jerilderie的抢劫计划得非常好, 当时那一带因为他们的活动警察已经被增派到200多名, 必须要引开他们. Ned找了他的朋友 Aaron Sherritt 帮忙, 于是Aaron Sherritt跟警官一起吃了饭, 钱从一人的手中悄悄地塞到另一人手中, Aaron在那个警官耳朵里悄悄说了些话. "去Gorryong, 他们预备去那里呢."

于是大队警察往东去了Gorryong, 而Ned则带了他的帮众去了西边的Jerilderie.

1879年二月,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 他们进了Jerilderie的城里, 他们跑到警察局外面大喊, "救命啊, 酒馆着火了!" 两个警察冲了出来, 结果看到的是这四个人举着枪对着他们的脑袋, 他们被关进了警察局里的一个房间中, 那四个人脱走了他们的警服.

接下来的两天, 四人就住在警察局, 星期天Joe 和 Steve穿上警服, 在镇上走动, 告诉民众, "我们是新派来的警官."

星期一一早, Dan 和 Steve 跑到银行旁边的那家酒馆, 掏出他们的枪, 把酒馆的员工全带到一个房间, 对他们说, "你们是我们的人质,但是不用怕, 我们绝对不杀你们任何一个人."
Ned 和 Joe 从后门进到银行, 当他们回到酒馆, 他们带来了更多的人质, 两个银行员工, 所有在那里面办事的客户, 还有银行的全部现金, 2140英镑.

现在大概总共有六十个人质了, Ned开始对他们讲话: "这个国家正在发生一些什么, 你们知道吗? 你们不知道! 所以听着, 穷人越来越穷, 富人越来越富, 警察只帮助富有的农场主, 却把穷的农民关到牢里. 他们做错啥事了吗? 没有! 这个能叫做公平吗? 在澳洲根本就没有公平和正义!"

"警察说我们是杀人犯, 我说警察是杀人犯! 现在我来告诉你们在Stringbark Creek 发生的真实故事, 不是警察版本的故事..."

Ned 开始给他们读他的那封长长的告全世界书, 这是一封很长的书信, 总空有56页, 75000个字. 读了几页以后他停了下来.

"城里的报社在哪?" 他问, "我要他们把这封信印在报纸上. 这样人人可以读到."

Edwin Living, 其中一个银行职员, 回答说, "Mr. Gill 是报社的主编." 他说, "我认识他家里, 我可以带你去."

但是Mr. Gill 正好不在家, 他的太太来开了门, "你丈夫在哪?" "我, 我不知道, 他, 他不在家..."他太太慌张地回答.

Ned恼怒地看着她, 拿出信, 说, "我要他把这封信印在报纸上."

"给我吧" Edwin Living说, "我可以等他回来交给他."

"他必须把它印出来, 这是我的人生, 我要全世界都知道, 都读到!"

"好, 好" Edwin Living说, "一定印刷出来, 每个人都必须读到, 你放心, Mr. Gill 一定会把它印出来的."

Ned 回到了酒馆, 和他的人质们畅饮了一番后, 这四个匪帮土匪飞马扬鞭, 出城回到了Murray 河.

警察到处寻找, 现在悬赏已经高达8000英镑, 但是没有人肯帮他们, 没有人愿意赚这个钱, 在Jerilderie, 人们笑谈the Kelly Gang的到访. 到了四月份, Ned 的朋友们出狱回家了, 整整十六个月, 警察们一点信息也没有得到.

Ned的那封信后来怎么样呢? 那封著名的Jerilderie告全世界书? Edwin Living没有把它交给Mr. Gill , 他去了墨尔本, 把它交给了警察局, 之后的五十年内, 没有人再看到过那封信.

1880年六月, the Kelly Gang 依旧住在山上, 他们的朋友们供应他们食物, 但是生活还是很艰难, 警察还在找麻烦, 他们不再把the Kelly Gang 的朋友们关进牢, 但是他们不让他们买土地, 没有什么理由, 就是因为他们是the Kelly Gang的朋友们, 所以就是不给买.
"我们必须要做一些事来帮助我们的朋友们." Ned说, "我们要建立一个新的国家, 一个穷人的国家, 在这个新国家里, 有好的警察, 好的法官. 但是这个不容易, 我们必须要为之奋斗才行."
"这个需要有钱" Joe说, "很多很多的钱. 但是现在每个银行里都有持枪的警察."
"我们需要铁甲, 套住头和身体, 这样子弹就打不到我们." Ned说.
"可是从哪里搞铁甲呢?"
"我们可以自己做!"
他们真的自己做了, 通过朋友们的帮助, 他们用农场里的旧机器做了四套铁甲,然后就开始了他们的计划.

"我们的朋友们也想帮忙, 他们也有枪." Ned说, "他们想和我们一起战斗,我们应该把那些警察全弄到一个地方, 但是怎么弄呢?"
"通过杀人." Joe说, "把Aaron Sherritt 杀了, 他曾经是朋友, 但是现在他已经背叛了我们, 只想看到我们死, 把我们的事都告诉警察."
"那倒是真的, 每个人都这么说," Ned说, "那你和Dan 去他在Beechworth的家吧, 把他杀了."
"对, "Dan 说, "然后Beechworth的警察们听到这事, 就一定知道是我们, 他们一定会要求在Benella的警察局来增援. Benella的警察会坐火车去Beechworth, 这样, 一辆火车上会有好多警察."
"然后我, 就在Glenrowan等着这辆火车..."Ned说.

计划一开始进展得很顺利. Joe 和Dan 在26日星期六去了Beechworth, Aaron Sherritt 开了门, 被一枪打死. 然后这两人骑马六十公里到了Glenrowan. 匪帮杀人的消息很快传到了Benella.
Ned 和Steve 在星期六的下午到达了Glenrowan的一家小酒馆, 然后开始带人质进来--有火车站的员工, 铁道工人, 还有城里的居民, 然后Ned带了一些铁道工人到了铁道边.
"挖掉一些铁轨. 快!"
"这不行, "铁道工人们抗议道, "难道你想杀死列车里的每个人吗?"
但是他们看到了他手上的抢, 就不响了, 低头乖乖地扒掉了三米左右的铁轨, 然后和Ned一起回到了小酒馆. Joe 和Dan 依旧在那里, 他们的很多朋友也在那里, 还有大概三十来个朋友在铁道线旁边. 那一晚, 在那家小酒馆, 大家好好畅饮了一番.
星期天早晨, Ned 又有了新的人质, 学校里的老师Thomas Curnow, 和他年轻的妻子, 他们的小宝宝, 和妹妹. 现在小酒馆里有大约六十来个人质了.
警察局的行动相当小心谨慎, 在Beechworth, 在Benella, 在墨尔本, 他们计划着, 讨论着, 终于, 一辆装满警察的列车在星期天傍晚从墨尔本出发了.

当天傍晚, Ned告诉他的其中二十个人质说, "你们可以回家了."
过了一会儿, 学校老师Thomas Curnow来找他说, "我也可以带着我家里人回家吗? 你不用担心我, 你知道我是你们的朋友. "
"好吧, 你也可以回家了." Ned说.
Thomas Curnow是个勇敢的人, 他带着他的太太孩子回家后, 自己一个人又悄悄地摸到了铁道线旁边. 第二天清晨三点钟, 他听到了远处火车开来的声音, 连忙举起红色的信号灯大喊, "停车, 停车!"
小酒馆里, Ned和他的伙伴们也听到了了远处火车的声音, 他们倾听着, 却没有听到期待中的火车出轨的声音, 没有号叫和哀鸣.
"怎么回事?" Steve不解地问.
"没什么" Ned冷静地说, "有人在那段断轨之前就拦停了火车. 快穿上你的铁甲, 准备战斗!"
匪帮冲出小酒馆, 警察们也已经到了, 一时双方子弹乱飞, 乱做一团.
小酒馆里的三个人质被打死, Ned被射中了胳膊和腿, Joe的腿也受了伤.
"你们回酒馆去!" Ned对他的帮众喊, "我必须要找到我的朋友们, 他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朋友们都在铁道边上, 他们说, "我们要和你一起战斗,带上我们!"
"不行不行, 你们必须走!" Ned说, "我们的火车计划没搞好, 现在警察到处都是, 不能连累你们, 这是我们的战斗, 不是你们的.你们帮不上忙, 快走!"
在小酒馆里, 射击还没有停止, 人质们趴在地上, 脸色吓得苍白, Joe 还在里面, 手里还拿着一杯酒, 突然一颗子弹穿墙而入, 他当场毙命.
Ned胳膊和腿上的伤势很严重, 他从树上摔在了地上, 他的朋友试图帮助他, 但是Ned好久都动弹不了, 终于, 好久以后他能慢慢地站了起来, 穿着沉重的铁甲, 慢慢的往小酒馆走. Dan 和 Steve还在酒馆里, Ned想回去帮助他们.
第二天一早, 在晨辉中, 穿着铁甲的Ned缓缓地走了出来, 手里拿着抢, 一个人对着三十四个警察, 三十四个警察,对着他猛烈地开火, 但是子弹只打到Ned的铁甲, 他哈哈大笑, "开火吧, 开吧, 你们打不死我!!"
但是Ned的腿上没有铁甲, 一个警察注意到了这点, 一枪, 两枪, 子弹射中了Ned的腿, 他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警察们全都围了过去, Ned 还活着, 但已经是奄奄一息, 警察把他架到了火车站.
很快, 最后一个人质也离开了Glenrowan 小酒馆.
只有Dan 和Steve 还在里面, 但是警察们没有停止对它开火. 那个星期一的早晨晚一点时候, 另一辆火车也到了, 带来了更多的警察, 摄影记者, 和报社的人. 现在这个小小的镇已经有了超过1000个的人, 而在更南边的墨尔本, 成百上千的民众等在街上, 等待着the Kelly Gang的消息.
星期一的下午, Ned的姐妹们, Maggie和Kate, 也来到了Glenrowan, 她们听到了关于Ned的坏消息, 也到处打听着Dan的消息.
“Maggie,告诉你的兄弟和Steve Hart 停止抵抗, 放下武器, 走出酒馆来.”
“让他们停止战斗? 决无可能!” Maggie说.
Maggie和Kate再也没有见过活着的Dan. 警察们不敢进酒馆,又怕等天黑了Dan 和Steve乘机溜出,于是他们决定放火烧楼.
旧房子烧起来很快, 当Maggie和Kate赶到酒馆的时候, 天空已经被火烧红.
“Dan! 天哪, Dan!” Maggie悲恸地对天大喊.
“我可怜的兄弟!” Kate也大哭.

Glenrowan小酒馆烧成了一片灰烬, 当火焰熄灭, 灰烬冷却, 警察们拖出了Dan Kelly, Steve Hart 和Joe Byrne的尸体. Ned 还活着, 但是被关在了监狱里, 这就是the Kelly Gang的终结.

Ned 最后的日子

1880年7月, 警察把Ned带到了Benalla, 然后又带到墨尔本监狱. 等待是漫长的, 废话是很多的, 警察们有很多废话要讲, 法官也有很多废话要讲, 但是结果总是不变的.
在十月底, Ned被带到了他的最后一个法官面前, 那是Redmond Barry 法官, 他听了警察的陈词, 也听了Ned的陈词, 并作出思考的样子, 但是他并没有思考很久, Ned手上, 染了太多警察的血, 答案只可能有一个.

Ned Kelly必须要死, 他非死不可. 他将在狱中被吊死, 这也是给澳洲的罪犯们一个教训.

Ned的母亲Ellen 还在墨尔本坐牢, 当她被告知这个消息时, 她痛哭流涕, 她为她已经死去的儿子Dan 哭, 也为她还活着, 但即将死去的儿子Ned哭. 在Ned被处死的前一天, 他们大发慈悲地送她去见她的儿子. 妈妈和儿子在那时讲了些什么呢?
当时有不少民众为Ned请愿, 要求轻判, 取消他的死刑, 请愿书上收集了32000个签名, 但是无济于事.

死前一天, Ned会见了他的访客们, 吃了他最后的晚餐, 唱了半小时的歌, 才上床沉沉睡去.

第二天, 处死Ned的日子到了, 超过5000的民众围在监狱外面等待十点钟这个时刻, 等待着十点钟狱官把绳索绕过Ned的脖子.

而Ned的母亲Ellen, 隔着遥远的距离, 独自一人在自己的牢房里为她的大儿子流下了眼泪.

Ned就这样死了, 教师 Thomas Curnow获得了1000英镑的警方赏金.

分享到:

make a comment

(opt)